從背後的擁抱

信說著"剛開始不喜歡妳,但是那種拌嘴、吵架、和好的過程讓我漸漸習慣"
采靜回著"原來只是習慣,聰明的你應該可以知道怎麼適應沒有我的日子"
信喊著"那也要教會我再走"
信突然從後面緊抱著采靜"一下就好,就這樣一下子就好"
兩人緊緊相擁著
我的心裡深深糾結著
如此相仿的情節
男人的深情表白為何總是如此不著邊際、詞不達意
女人的淚水及嘶吼為何總是比那表白話語來的快速且立即
 
"從現在開始過了兩千五百萬年後,我們會再遇到現在遇到的人,會再愛著現在深愛的人"
"那2500萬年後,你應該不會想再遇見我吧"采靜嘟著嘴定著眼看著信
這種不確定的缺乏安全感
為什麼也是如此貼切及真實
 
兩顆心的距離需要由多少淚水及心碎傷痕拉近呢?
這樣的代價
還是一樣令人飛蛾撲火
這就是淚水的魔力
也是心碎傷心的魅力
是成長的代價
 
「若是要妳等十年妳會等嗎?」
「都已經過了八年了,我想我會等。」
 
腦中盤旋著的思緒
都是關於"相屬"這個議題
廣告
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